分享热点新闻
打造优质自媒体!

郑希怡谈到在将近40岁时变红:只有当它变红时 它才更有商业价值

郑希怡

芒果卫视推出的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姐姐》)正在播出。该节目聚焦于30位女性艺术家组成一个团体的方式,主题是永恒的。8月28日,节目将播出决赛。近日,成功晋级决赛的郑希怡,接受了《羊城晚报》等媒体的采访,畅谈了自己参赛以来的感受。

谈论最初的心: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羊城晚报:当你收到《姐姐》的邀请时,你犹豫了吗?你想过你会进入决赛吗?

郑希怡:是的,非常犹豫。我在想,为什么我要被别人评判?但是如果我错过了被别人评论的机会,我怎么知道我必须努力工作呢?如果我不努力,我不会知道我会这么好。说实话,在来这里之前我真的不想进入决赛。

羊城晚报:当你快40岁的时候,你认为组建一个团队是不是太晚了?

郑希怡:每个人都叫我“已婚女孩”,我从不觉得自己很老。在生活中,做什么都不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羊城晚报:组建一个团队对你来说重要吗?心态有什么变化吗?

郑希怡:起初,我认为比赛的最佳结果是组成一个小组。但现在不管我们是不是一个团队,因为我们是一个30人的团队,我们会互相想到对方,这已经超越了竞争的意义。

羊城晚报:很多大陆观众因为这个节目认识你。你觉得你受到了更多的关注吗?

郑希怡:是的,一些年轻的观众认为我是一名演员,他们不知道我曾经是一名歌手,更不用说我的角色是什么了。但是在《姐姐》,你可以在舞台下看到另一个我,你可以认识到更真实的郑希怡

谈论挑战:在困难中变得越来越自信

羊城晚报:经过这么多年的首次亮相,《姐姐》在艺术家生涯中的艰难和挑战是什么?

郑希怡:暂时排名第一,这是我在这么多节目中做过的最难的事情。在体力方面,在四个月的记录时间里,我因为疫情无法回家,一直待在长沙,我们一直在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实际训练时间比项目组预计的要长。从精神上讲,因为这是一场竞争,所以会有被淘汰的压力。每当我看到我妹妹被淘汰,我就感到很不舒服,我甚至不能专注于下面的歌曲选择。

羊城晚报:受伤后你崩溃了,哭了。你担心拖累其他玩家吗?

郑希怡:我扭伤了膝盖,根本不会跳舞。受伤是小事,但那是演出的前一天。我没能完成舞台表演。我为队员们感到非常内疚和难过。

羊城晚报:“挑战自己”和“接受自己”哪个更重要?

郑希怡:只有当你挑战自己时,你才能更好地接受自己。每个阶段都非常不同。起初,我想成为一个更好的歌手和舞蹈家,然后我想突破自我,唱说唱,玩光盘和打鼓.我真的挑战了自己,取得了令人满意的结果。人类将在不断的挑战中逐渐看到自己无限的可能性。

羊城晚报:在挑选球员和歌曲的过程中,你给了其他姐妹机会。一些网民认为你没有积极争取。你怎么想呢?

郑希怡:在第四场演出中,我想选择安静的一组,但我没有让抒情。我只是没有机会选择,但她有机会先选择。在选择歌曲时,我没有争取《独上C楼》,因为我想挑战自己,所以我选择了《缘分一道桥》。我不想在这个舞台上玩安全牌。我想挑战我从未唱过的歌曲。

谈论生活:我一直在乘风破浪

羊城晚报:节目前后哪个姐姐给你印象最深?

郑希怡:妹妹静宁,起初我以为她应该很难相处,但现在她在我心目中是一个小女孩,非常可爱。

羊城晚报:作为一名女艺术家,你对自己的年龄有什么看法?

郑希怡:我曾经认为表演艺术行业对女性艺术家的年龄要求很高。你只有很短的时间来演青春偶像剧,然后你必须扮演“妈妈”或其他角色。然而,在这个节目中,我看到30多岁、40多岁和50多岁的女性非常出色。每个人都有很多东西要学,每个年龄段的女性都有独特的眼光。

羊城晚报:你认为女性应该如何摆脱年龄焦虑?

郑希怡:我29岁的时候很焦虑。30岁对女人来说是一个障碍,但在那之后,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对女人来说,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爱自己,活在当下。如果他们能做这些事情,他们就不会在任何年龄都感到焦虑。

羊城晚报:产后恢复仍然很好。你有什么秘密要分享吗?

郑希怡:生完女儿后,我总是告诉自己,作为母亲,我会比以前更健康,所以我一直坚持锻炼,“保持身材”是我一生都要坚持的事情。

羊城晚报:在经历了人生的许多波折之后,你觉得自己像“乘风破浪”吗?

郑希怡:我以前经历过一些起伏,但是每个人都不一样吗?每个人都在接受考验,正是因为这些考验,你才会感到“我能行”。在这个舞台上,我不仅仅是乘风破浪,我一生都在乘风破浪。我不怕那些大风大浪。我可以过去。

羊城晚报:你觉得“变红”这个词怎么样?

郑希怡:女艺术家“红色”非常重要。只有当她是红色的时候,她才会有更多的商业价值,有更多的权利选择她的工作。(记者艾修煜实习生张晓芬)

评论 抢沙发

2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