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热点新闻
打造优质自媒体!

苗先生导演:黑暗童话实验中有一丝国产动画的光芒。

海尔兄弟会不会在南极穿条小内裤而不被父母责骂呢?导演李灵晓说,小时候他对动画片很感兴趣,那时候他第一次知道漫画完全是由想象画出来的,这个荒谬而现实的问题支撑了他动画生活的起点。

2019年11月28日,李灵晓在30岁生日当天交出了苗先生的整部电影,他实现了在30岁时拥有自己的动画片的梦想。这也成为了他人生中的亮点时刻。

今年7月31日,动画电影苗先生正式在全国上映,这是李灵晓执导的第一部动画片。从准备到发行,这部美丽而残酷的二维动画片经历了五年。

苗先生改编自同名的原短片,是另一个黑暗童话故事伟大的守护者的妹妹,改编自同名的原短片。影片讲述了丁果和师父在另一边毁坏花朵的故事,这些花带来了灾难。然而,每一次救赎,都要有人做出牺牲,这可以说是人类对善恶选择的考验。整个故事以善与恶的选择为核心,为观众创造了一个奇怪的世界:杀死好人,拯救坏人。

直接从大学毕业并直接进入这个项目的李灵晓,一开始并不容易进入如此复杂和沉重的人类折磨的境地。看完剧本就花了很多时间。然而,制片人刘敏认为,一个性格简单、阳光灿烂的导演可以给这个深刻的故事赋予更明亮的色彩。虽然他通常被认为脾气很好,是个很温和的人,但他敢于为别人说话,甚至为别人而战,虽然他通常看到自己脾气很好,是个很温和的人,但他却敢于为别人说话,甚至为别人而战。他本人有一种骑士精神。这很像我们希望在工作中体现的核心价值观。

作为一部实验性电影,建议成年人观看预告和海报后,也引起了观众的讨论和思考。作品本身是实验性的,我们所表达的观点并不是一个单一的答案。事先告诉观众,这是一部这样的作品,对观众和他们自己的作品都负责。制片人刘敏解释了他对电影观众的期望。我们仍然愿意给我们的孩子一些积极的能量和安全感,这是一种有争议的东西,也许他们长大一点会更好。

作为伟大圣灵的回归、娜查的恶魔等动画片品牌酒吧的制作,李灵晓也因他的动画短片鱼儿游向星空而有望赢得国内外十多个奖项。电影产业总裁王长天曾说过,苗先生这样的动画是一项即使你赔钱也要做的实验。这不仅仅是动画技术和美学方面的一项人才培训和实践,同时也是观众欣赏更多元化主题作品的试金石。在刘敏看来,并非每一部作品都像大胜或纳查那样受欢迎,目前中国许多动画类型都是空白的。刘敏说:我们希望用这样的实验来吸引更多的观众进入动画领域,只有当百花齐放的时候,才有可能制作更多高质量的电影。李灵晓导演

[对话]

黑暗童话也传达了积极的价值观

报纸cn新闻:整部电影已经拍了五年了,中间经历了什么?

李凌霄:因为它周期很长,什么状态都经历过,基本上是在996和007之间切换,整体还算蛮紧张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股东工作室还有一部动画电影《昨日青空》,有个阶段在同步进行,所以说就在其中的有一段时间内,我也在协助那边的创作。

澎湃新闻:这是你的第一部动画长片,面对这样一个比较复杂和深刻的故事,创作上有没有难度?

李凌霄:在刚开始拿到这个剧本的前期,确实觉得不太好进入,因为这个故事它比较深刻,也比较暗黑。我刚从动画院校毕业,拥有的更多是一些动画上的知识和技巧,对于人性的理解,还需要做大量功课。在一开始的阶段就我的尝试不仅是吃透这个剧本,写人物小传,还要带着人物去生活,带着人物的世界观,以他的视角去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从而去理解这个人物,理解我们每个小章节他所提到的他面临的困境。其中我觉得不仅有一些在理解上收获,还有一些艺术上的灵感。丁果的人物海报

丁果的人物海报

澎湃新闻:这种暗黑童话的世界观,有意思和有意义的地方在哪里?

李凌霄:我觉得它有难度,但是吸引我的地方在于它是一种新的可能性。因为在当时刚开始做的那个时间段,国产动画比较偏少年向或者合家欢,像这种有深度话题的动画作品非常少,所以我们勇于做这样的尝试本身就很有意义。

至于暗黑向的话,我觉得主要是指向一种观影感受,包括它的话题讨论点,人性的复杂度,我们从这样的话题来进入到这个故事,但最终我们传达的东西还是正能量的,比如我们要传达的是善良不应该被辜负,人要主动选择善良这些核心价值。

澎湃新闻:怎么理解预告片中说的“建议成年人观看”这个建议?

李凌霄:首先我们这个主题讲比较复杂的,有点像电车难题,它引出了一些什么样的观点和冲突,不是那么单纯娱乐性。我们也比较少去做解释性的表现,直接给出结果而没有去过多的解释它为什么要这样。这样对比较小的孩子的理解可能是会有一些障碍。

澎湃新闻:其实《妙先生》改编自不思凡的原创短片,面对个性鲜明风格强烈的原作,改编起来有没有一些难度?

李凌霄:确实有难点,它的难点首先你要面临的就是如何的继承,如何去发扬,不仅仅需要延续风格,而且你还要吃透这个风格背后的精神上的东西。对,这个确实中间有些时间点我会去主动找他,有些确实是遇到坎,我会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设计,你为什么这么做?不思凡导演也会去给我讲一些干货,比如一些导演功课,如何去开发概念,如何去找核心,更重要的是他在鼓舞我,“一定要去你想去的地方”,他一直在重复这句话。其实吃透了核心,然后你怎么创作,那都是你的东西。不思凡导演只是把设定留给了我们,我怎么理解能去表现,这都是李凌霄的事情。

“动得好看”是动画美学的核心

澎湃新闻:听说具体动画的制作过程,也和通常动画公司的工业流程不同?

李凌霄:对,首先我的一个工作方式,做分镜头的程度一般都会到原画,相当于我的工作就直接到中期了。接下来紧接我工作的人,就是制作人员可以直接用我的工作成果去完成了,并且我的工作成果也能直达到制片人甚至财务,大家所有人都能观看到,我做的非常深入。常规的流程导演其实做到分镜就好了,后面还有设计稿,还有原画师来跟你沟通等等。但我还想把有些段落思考的更透一点,我并不是在闭门造车,我是做很多个方向,最终选择一个方向去不断深入,不断寻找,有时候真的要自己画出来才更确定自己要什么。

澎湃新闻:这个过程会不会变成了工作室的人,很多人天天在等着你画?

李凌霄:有的,这个是存在的,有比较长的时间和空间用来纠结创作的内容。我们做这样的实验片,其实一些原创性的东西在作者身上保持的是会比纯工业流程下来的完整。

澎湃新闻:那对现在成片的“作者性”,是满意的吗?

李凌霄:我还是满意的,但是我觉得对“作者性”这个词,我还在去认识它,因为大家都提到“作者性”电影,它有一个自己的电影史,有自己的一个传统和体系,我现在还在认识它,但是我觉得说得直白一点,大家对我的保护还都蛮好的,很尊重我的创作,都愿意实现我的想法。

澎湃新闻:你之前的短片还挺唯美的,这次把一个暗黑的故事其实也用比较唯美的画面去表现,你的动画美学观念是怎样的?

李凌霄:从形式上来说,我觉得视觉风格通过熟悉,我都是可以驾驭的。那么咱们就聊动画美学本身,我觉得“动得好看”是动画美学的一个核心,因为我们就讲媒介本身的特点,我觉得就要“动得好看”。我们在做《妙先生》一些比较出彩的段落,更多的方向也都是如何动得有新意,如何变形得有美感,除了在既定框架的基调内看到一个故事之外,还希望大家来欣赏的是一个艺术作品。

澎湃新闻:《妙先生》作为现在已经不算院线动画电影里太主流的二维动画,有什么样的魅力,你自己坚守在这一块上有什么样的理想和野心?

李凌霄:首先,我觉得二维动画跟三维动画它是不同艺术形式,我承认现在市场上,普通观众可能会更易于接受三维动画片,三维动画片它有个特征是逼真性,观众被这种逼真所吸引,就很相信这个世界,很容易进入。但二维动画它的媒介的特点,主要在于它是可以更饱和去表现你的想象力,它可以变形得更自由,它的创作边界,我认为比三维要更宽泛。举个比较现实的例子,我们创作一个很非常特别的动画和世界观,对我们二维动画片来说,几张图就能表达出来。但是要在三维动画中,不仅要出图,还要进行一系列的三维工序才能实现。

其实我在学校一开始报的就是三维动画专业,但真正学习之后我是觉得我还是比较喜欢二维动画,就转到二维动画专业,我目前很热爱二维动画,后面的话我会愿意主动尝试二维的创作。

进入文化讨论,才是真“国漫崛起”

澎湃新闻:你从毕业开始做《妙先生》,五年里这个行业算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崛起”期,对你这样的新人动画导演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凌霄:这个心态我确实值得一讲,我是2014年毕业的,那个时候我的观感是,在新时代没有一个动画上的标杆能值得我们去称赞的,没觉得某一个动画就能代表我们中国动画。那个时候我们整个动画学院,都觉得我们的就业前景是在游戏公司,大多数人会倾向于选择游戏。

当时我们最关注的还是《大鱼海棠》,那个作品很早我们就看到它的概念和一步步成长,《大鱼海棠》是非常鼓舞我们的。然后《大圣归来》一上映大家都在关注动画片了,但我还是觉得《大鱼海棠》的上映是真正鼓舞我们动画人的时候,因为我们终于做出一个很像样的二维动画电影。就像今年已经2020年了,我都还在《大鱼海棠》那个话题讨论区留言说,说恭喜《大鱼海棠》上映4周年!遇到一个很好的东西,我就毫无保留地去赞扬它。

澎湃新闻:当大家都在说“国漫崛起”的时候,像你这样更偏作者向的动画导演,心目中的国漫崛起是什么样的?

评论 抢沙发

8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