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热点新闻
打造优质自媒体!

田野里的工作还在等我!莫言的父亲关一凡回忆道。

-庞春舞台

7月25日和26日晚上,我从中央电视台唱片频道看到文学之乡莫言。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莫言的父亲关一凡(上图)。在纪录片中,莫言想庆祝老人的生日,在高密市吃饭。这位老人害怕打扰别人,不想去。后来,他既不能争辩,也不能离开。这张照片让我想起了2004年12月7日,当时我的同事宋学宝在莫言家乡的康头采访了一位老人。这位老人没有弯下眼睛,也没有用他的眼睛,温和而优雅地说话。去年12月28日,这位老人在98岁时悄然离去。一个不喜欢参加聚会的老人,一个可爱的老人,一个可敬的老人。

莫言的父亲关一凡的采访是偶然发生的。十六年前,大众日报策划了一套主题报道、作家和电影,以纪念中国电影100周年。莫言和电影红高粱都列在了名单上。我先去北京采访莫言,然后去高密。我记得看到关一凡老人在康河上读书。他正在读莫言的女儿关晓晓写的一本书。老人说:我不想读他(莫言)写的东西。我看着我的孙女微笑着写着反刍动物狗,比他好多了。这位老人上了四年的私立学校,喜欢读书,但他不屑读莫言写的书。

电影《红高粱》在莫言的家乡放映,也有一个小插曲,我找出当年的采访记录,莫言是这样说的:小说《红高粱》里有一个人叫王文义。 这个角色其实是我一个邻居的典范。 后来,电影在我们村上映了。王文义看到我把他写死了,非常生气。 他拿着棍子来我家找我父亲。 说我还活着,你三儿子把我写死了。 我对你家人很好。 我们做了好几辈子邻居了。 我们怎么能这样宠人呢? 我父亲说,他的小说第一句话就是‘我父亲是土匪’。我是土匪吗? 王文义说,我不关心你的家人,但我还活着。莫言的父亲这样说:王文义当了几天兵。 他很胆小。 鬼子朝他开枪,可能是在推他的耳朵。 碰到血,他就吵起来:’我的头没了‘。 他把枪扔进沟里。连长气得骂他:’没脑袋,还能说话!‘ 有这么一件事。 他是一个很诚实的人。 三儿(莫言)回家的时候,我也说过,不要用真名。 莫言这样对我说:我知道用我的真名是不合适的。

关一凡老人不喜欢参加晚会。电影红高粱(Red Sorghum)于当年8月在高密上映。他回忆道:演员们开始工作,村里的一些人去看。我没去。田里的工作还在等着我!一些人回来说,在炎热的天气里,他们把高粱钻在棉花里,就像猴子一样。

如果你不去参加聚会田里的工作还在等着我!只是这样一个平凡的词,可以概括他勤劳的生活,为脚下流汗的生活,不多的话,不多的话,不惹麻烦的关一凡老人,那才是真正的莫言啊。是的,那不是演戏吗?我能看到什么,我服务我的庄稼,我的庄稼在等我,我知道庄稼,庄稼知道我,我不讨厌庄稼,庄稼不恨我。暂时依赖庄稼。我和我的庄稼在精神上互相支持,我们以自己微弱的光彩相互照耀。我还想要什么?!这是典型的农民世界观。

知道庄稼和土地的根就像手心的后背,而不是空的。电影红高粱拍摄时,摄制组种植了一片高粱,并赶上了化肥,正好赶上了一场雨。莫言问他的父亲是否能长大成人。老人说:我说我不能犯错误。他喃喃地说,走,走。那件事在我心里:不要下去,它会在半夜被淹。我们这里有十天没有雨和干旱,还有两天的水浸,更不用说它们生长的海滩了。看,这位老人的经历写在刻有刀的皱纹脸上。这就是工作。

莫言描写了父亲,父亲的严格家教,有时过于严格而不人道,但父亲的优秀品质却在他自己的血液中融化。例如,宽容、耐心、低调、自制、同情弱者等等,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假装,这个分数,诚实,过着脚踏实地的生活。莫言的好朋友王玉磬先生评论说,关一凡用了四个词:智者之父。

评论 抢沙发

6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