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热点新闻
打造优质自媒体!

纪录片手握水月很难让观众在上海电影节上喜欢它:如春风。。

7月26日,广东纪录片月月在手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放映,并与观众分享舞台背后的故事。

1.17进行了深入的访谈和照片。

水月在手在上海电影节后很难弄到票,很快就卖光了。电影上映后,许多观众在网上留言,纷纷表达对这部电影的热爱:比如看春风的经历,微风的一缕。在缓慢的节奏中,有人告诉我们,一个女人做了这么酷的事情,它太干净了,太漂亮了。把你的传奇生活集中在一部两小时的电影里还没完。一些观众说,从这部传记纪录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导演和大师之间的默契,特别是在声带和意象的表达上,积极寻找与诗歌的联系。你可以看到导演在各个方面都很细心。

影片的主人公叶嘉莹先生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对连接过去与未来、沟通中西起着重要的作用。在她的一生中,她以弘扬中国诗歌教学为己任,影响了几代文人学者。在北美的教学中,她引用了西方文学批评的方法来解读中国诗歌,为西方学者面对中国古典诗歌开辟了一条研究之路。南开大学毕业后,叶先生继续努力传承文化,特别注重渗透式的学习风格,积极推动儿童背诵诗歌的教育。她的生活经历了灯塔的烟尘,家庭的变迁,但依然像诗歌般洪亮的生活,有人说她是白发先生,诗歌之女。

这部电影由陈传星执导,他拍摄了他们在岛上写作系列。月在手是继陈传兴起雾之时和化城重访之后,诗人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作品。自第一次认识叶嘉莹以来,他率领射击队前往北京、天津、西安、洛阳等地,对这位古典诗歌大师进行了17次深入访谈和摄影,采访了数十位亲朋好友,尽可能地展现了叶先生朴素的生活方式、丰富的创作内涵和崇高的人格魅力。剧组还邀请叶嘉莹到录音室,在专业设备的捕捉下,亲自朗诵诗歌,在龙门石窟、湖口瀑布等引发的图像中,激起了重读诗歌的强烈愿望。

叶先生和导演找到了对方。

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把中国诗歌的美传给每个人。在随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廖梅力和制片人沈毅与媒体记者分享了叶嘉莹先生作品的幕后故事。

廖梅力和沈毅回忆说,在拍摄过程中,叶嘉莹先生提出了一首名为弱德之美的诗。这个词给了全队很多精神上的鼓励,也是电影想要传达给观众的一个重要想法。

所谓弱德之美不是弱者,弱者只是躺在那里被打败,弱德是一个弱者在伟大时代的动荡中坚持个人信仰的方式。这是我们对叶先生在每一次枪击事件中的最深印象。即使她在拍摄的时候已经90多岁了,她仍然表现出很强的意志力,经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为第二天的采访做准备,对电影艺术表现出强烈的好奇心,经常问我们关于电影作品的问题。在电影中,她在秋天后也会被记录下来,仍然坚持拍照。这部电影表现出一种冷漠的视角和缓慢的节奏。在这部电影之后,观众可以感受到在一种克制情绪下爆发出的更强大的美,这是对弱德之美的最好诠释。

月亮在手是叶嘉莹唯一授权的传记电影,享年96岁。是什么感动了叶先生拍摄这样的作品?两位创始人都认为,他们一方面植根于剧组和叶先生的深沉命运,另一方面,陈传星导演独特的审美风格也是给叶嘉莹留下深刻印象的重要原因。可以说,这种合作陈先生和陈导演相得益彰,陈传兴的作品更多地表现在形象风格上,表现出抽象而曲折的艺术表现。这与诗歌的抽象美相呼应。起初,我们担心叶先生不会接受。我没想到他会很喜欢陈主任抽象的艺术表现。她还会在整个拍摄过程中与我们讨论这一问题,这是我们在拍摄前没有想到的。

3争取放生年

说到水月在手的入围金耳奖,廖梅力和沈毅承认他们受到了鼓励。金耳奖可以说是力量的一击,我们全队现在都很有信心。廖美丽承认,由于疫情的影响,水月在手也曾考虑转线。但是导演陈传星坚持让观众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一方面,因为所有的电影都是用4k拍摄的,原则上,它们不是以小屏幕为基础的。另一方面,诗歌的美应该放在大屏幕上,以便更多地呈现意境。在这方面,小组正积极准备今年在电影院上映。

去年,水月在手入围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入围,并在广州和北京试镜,观众高度认可。但在两位创始人眼中,最重要的不是票房,而是独特的文化意义。

在他们看来,喜欢中国古典诗歌的观众一定愿意走进电影院。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这部电影也有很多值得观看的地方,门槛并不像预期的那么高。就像导演自己说的那样,他最终拍了一部女性电影。叶先生作为一个女人有着丰富的经历,经历过很多战争,在中国和西方有过很多的生活经历,她的个人经历交织在诗歌的寄托中,对诗歌美的探索是交织在一起的。

广州日报

评论 抢沙发

5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