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热点新闻
打造优质自媒体!

如何继续这个故事永远不要忘记餐厅慢品种加上公共福利?

原版毒眼编辑部有毒眼睛

傅琼银龙成飞

吴彦玉编辑

如果有这样的餐馆,你会去吗?

这里的店员可能上错菜了,忘了请顾客付钱。他不会记得他刚才说的话。但与此同时,也会有老人带来的文艺表演,一位帮助孩子切肉的温顺的祖父,以及一位微笑着跟你讲述她过去故事的祖母。

为了帮助孩子们切肉,慈祥的祖父。

这家特别餐厅现在已经是第二年了。

这是中国第一个有记录的公共福利项目,别忘了餐厅,一家由副店长黄波、宋祖儿、王延林和五位老年痴呆症服务生经营的中餐馆。虽然每家餐厅都条件很好,但这家特殊餐厅受到了广泛赞誉:今年第一季度,这家餐厅以9.4分的高分收场,这是今年第一季度评分最高的各类艺术之一。

在人们看来,这个节目赢得高度认可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它很少关注老年痴呆症患者。

虽然老年痴呆症是一种罕见的老年疾病,但它在生活中的发病率很高,但还没有得到广泛的正确认识。数据显示,每20个老年痴呆症患者中就有一人患有老年痴呆症。该创意团队还在项目前期的研究中发现:老年人经常迷路,家属想去医院,漏诊率高达70%。

《忘不了餐厅》第二季开篇的数据

也正因如此,这个群体之后还有太多太多需要被关注到的事情,一季综艺根本无法承载所有的表达。正如黄渤在节目中所言:“一季节目装不下我们能讲的人生故事,讲不完我们能消除的偏见,能传递的温暖,所以我们今年又开餐厅了。”

这一次,又有四位新的老人来到餐厅。而他们之中,有人的病情较之第一季的成员,要更为严重:其中这两位老人会突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在做什么,陷入时间和空间的错乱感。看着他们,观众也都在弹幕里表达了揪心——“好难受”“看着好心疼”“想哭”“深切体会到了病人的不易”。

忘不了家族新的挑战与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给他们的人生做加法”

“我突然都觉得有点搞不定了。”在第二季第一期里,黄渤有些焦虑地在餐厅里来回走,一筹莫展地对宋祖儿感叹。

随着时间的推移,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病情会不可逆的加重。如果没有受到正确对待和及时治疗,情况会更加糟糕。也许是为了提醒观众们科学应对的重要性,本季新加入的老人中,有些病感较上一季更为严重。

作为忘不了餐厅的店长,黄渤从2018年1月就开始投入项目,接受过不少培训,也在去年与阿尔茨海默病老人们有良多相处。具有丰富经验的他,却在与第二季的几位老人初见面当天,就遇到了难题。

在初次见面当天的午饭结束后,两位老人开始记不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从沈阳去往上海录制节目的朴爷爷,错以为自己还在家,只是出门顺路进餐厅看了一眼;孔奶奶几度向店长寻求帮助,希望他能帮自己找到自己的儿子。“到最后,孔奶奶都有点慌张了。”在后来与店长黄渤和副店长宋祖儿开会时,本季新上任的副店长王彦霖说。

朴爷爷开始记不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看去年第一季的时候,老人是“暂忘”的感觉,但我跟朴爷爷聊天的时候,觉得他已经有空间错觉了。”王彦霖感叹道。面对朴爷爷和孔奶奶的情况,节目组只能暂停了当天的营业培训。黄渤、宋祖儿和王彦霖也在爷爷奶奶们离开后紧急开了小会,表情严肃,面面相觑。

对节目而言,像这样的手足无措也许只会经历短暂的几天,但对很多家庭而言,这是他们每天都要面对的难题。

对阿尔茨海默病认知的局限是很多难题出现的根源。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患阿尔茨海默病人数在600万左右。由于病人及家属对病情认知的局限,67%的患者在确诊时为中重度,已错过最佳干预阶段,有过正规治疗的人数大约占5%~30%。

可见,与庞大的患病人群比起来,正规治疗的人数并不算多。存在的普遍性,对应的却是正确认知和正确对待的缺失。在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更经常被“老年痴呆”一词简单粗暴地概括。

建立正确的认知是第一步。从节目里老人的表现也能看出,记忆力的消退并不代表着他们丧失了生活能力和学习技能。此外,节目组的愿景之一也是希望大家知道,没必要给予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什么样的特殊对待及眼光,“我们只需要知道怎么去应对就可以了,也希望这些老人能够有一个正常的积极的心态来面对自己的病症。”黄渤曾对媒体说。

节目组也会请专家来对老人的状态进行解答和帮助。比如暂停营业当晚,节目组便请来社工解释了孔奶奶和朴爷爷当天的状态:“很多人对阿尔茨海默病的认识只停留在记忆力不好,但其实认知功能包括了对于时间、空间这样的定向能力,当他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发生这样的错乱和断片,也是正常的。”社工还传授了一个可以缓解老人们情绪的方式:分散注意力,做一些看起来幼稚的小问答。

社工的提议

于是在第二天,在节目组、店长团和家属三方的帮助下,孔奶奶和朴爷爷开始在餐厅中找到了安全感。当他们开始“断片”时,店长团开始心照不宣地“打岔”,分散其注意力。当客人到来后,孔奶奶会主动提出上菜,朴爷爷会主动去和小孩子玩闹,看到小孩咬不动鸡腿还会细致地帮她切碎。

《忘不了餐厅》的营业,也试图让大众摘掉对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偏见:不要因为记忆力问题,否定了他们生活的可能性,他们也有社交和学习新事物的意愿和能力。就像第一季的蒲公英奶奶,在2009年确诊后,开始学钢琴和画画,并且直到现在还在给学生上课,“希望向你们展示一下,这批老人不是没有用的,还是充满了对生活的希望的。”她在节目中说到。

第一季的蒲公英奶奶,在今年上半年也在坚持上网课

即使不谈及更广泛的意义,节目也确实对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有了明显的影响。“我们平时说阿尔茨海默病,它的主要特征就是慢慢的减少和失去,无论是记忆上还是能量上。”去年在接受央视网采访时,黄渤曾说道,“但我觉得通过这个节目已经明显地看到,他们开始有了新的习惯,他们开始重新学习跟接受,这就变成一个加号了。”

《忘不了餐厅》给五位爷爷奶奶人生所做的“加法”,也在节目第二季的开篇,另外赋予观众视角,展现他们离开“忘不了餐厅”之后这一年的生活。

在第二季开篇,节目组放出了第一季“忘不了家族”们的现状:公主奶奶搬了新家,家中到处都是和餐厅有关的纪念品;大桥爷爷继续学习英文,特意为第二季节目题字“第二季开业大吉”;小敏爷爷经常会被路人认出来,在得知第二季拍摄地点就在上海徐汇的时候,主动要求要加入第二季的录制……

第一季的公主奶奶还记得节目的海报和宣传照,以及照片里的人

即使病症带来的“减法”还在继续,但是节目也真的为他们的人生做了“加法”。

慢综艺+公益,打造长远品牌价值

在影视领域,关于阿尔茨海默病的创作已经并不罕见。

2014年,讲述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勇敢生活的电影《依然爱丽丝》上映,女主角朱丽安·摩尔凭借此片一举夺得第87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2016年,纪录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纪录片《我只认识你》,斩获了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年度最佳纪录片等多项奖项,豆瓣也获得了8.2的高分。

可见,这一题材的社会价值,已经足够引起综艺领域的入驻和讨论。在《奇遇人生》第二季中,周迅和阿雅就曾经去拜访过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和其家庭。

《奇遇人生》第二季

周迅和阿雅拜访阿尔茨海默病老人

在国内的综艺市场上,类似的公益题材经常成为节目的表达切口。除了《等着你》等单纯以公益行动作为主题的综艺外,还有不少户外真人秀通过在扶贫示范区进行录制、在节目中融入公益捐款环节、在节目之外开展相应的线下公益活动等方式,来加强综艺节目本身的公益属性。

公益主题与综艺形式的结合,能让许多公益理念通过“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传递到公众视野中。但如何将公益与综艺更有效结合,并且用一种不是很说教的方式表达出来,一直是综艺节目创作者在研究的课题。正如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主任编辑赵聪表示:“娱乐性是“度”的把握,而公益是“情怀”的延伸,能在综艺的大众传播中,让公益一步步走进观众的习惯中,同样考验着创作者的能力。”

单点聚焦于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忘不了餐厅》,恰恰是节目组选择了一个相对具体、又不过分悬浮的题材类型。

《忘不了餐厅》第二季

中国是世界上老龄人口最多的国家,而60岁以上的老人年龄每增加5岁,患阿尔茨海默病的危险度会增加1.85倍。如何照顾罹患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已经成为了渗透进入日常生活之中的社会议题。

而节目选择以慢综艺的形式进行记录,让明星嘉宾“退居二线”,将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作为主角,既能够满足老人们“多参与社交”的治疗需求,也能够通过镜头的记录,让他们经营餐厅的生活完整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潜移默化地打动观众,建立较强的情感连接,从而达成更深刻的情感共鸣。

在第二季《忘不了餐厅》中,节目组特意设置了员工宿舍,让老人们开启合宿生活,或许也能够让观众进一步关注到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群体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节目之外,节目组也在长期关注阿尔茨海默病群体。在第一季节目播出后,《忘不了餐厅》推出了“忘不了课堂”和“记忆博物馆”的公益活动,为5位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老人拍摄了短片,用户可以根据“忘不了课堂”的H5页面的提示捐出善款,也可以在“记忆博物馆”的H5页面写下自己与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回忆,每写下一段回忆,丁香医生便会给公益机构捐出1元钱用于帮助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和家庭。

“记忆博物馆”

活动开启之后,网友发布的回忆信息达到数千条。甚至在第二季加入店长团的王彦霖,也在节目中坦言自己加盟的初衷:“我姥姥、姥爷、爷爷、奶奶都是阿尔茨海默病,看了第一季节目,我才知道这是认知障碍的一种。”

在节目内外、从艺人到素人,在多方的呈现之下,《忘不了餐厅》才能够将对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甚至对老年群体的关怀,潜移默化地渗透进观众的内心,从而完成观众心中公益观念的建立,以及对节目自身公益品牌的打造。

评论 抢沙发

8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