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热点新闻
打造优质自媒体!

论今年上海电影节柏林男女爱情成长教育

原创 深焦DeepFocus 深焦DeepFocus

眼泪之盐

导演: 菲利普·加瑞尔

编剧: 菲利普·加瑞尔 / 让-克洛德·卡里埃 / 阿莱特·朗曼

主演: 欧莱雅·阿玛拉 / 安德烈·维尔姆斯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语言: 法语

片长: 100分钟

作者

十二辰子

巴黎某大学电影与戏剧研究,热衷过度解读

编辑

尼侬叁

菲利普·加瑞尔

自《嫉妒》开启的“不忠”三部曲,菲利普·加瑞尔开始以黑白胶片形式探索男女之间最私密的关系。《眼泪之盐》看似以时间与地点的出现打破了其创造的关于爱情“元故事”的概念,却用叙述和影像本身赋予这个故事更加强烈的普世性,它是关于所有爱情的原初,所有最基本的欲望,所有可能的相遇与离开。它是一场爱情教育。

眼泪之盐 Le Sel des larmes

《眼泪之盐》是一个男孩的爱情成长故事,也是一个男孩狩猎异性过程。猎物不仅是三位截然不同的女性,也是自己的未来和人生。影片一开场,来自外省男主人公Luc就进入了狩猎状态,一次等车,他就勾搭上了姿色平平巴黎阿裔女孩Djemila。但随着Djemila拒绝了Luc的请求后,Luc作为男性最本能的征服欲就被激起。欲望在重遇旧爱Genevie?ve后得到满足,但Genevie?ve想尽快成家生子,和Luc安定下来的期望,显然又是年纪轻轻Luc不愿意担负。于是,开始在巴黎求学的Luc又开始追逐新的女性,与妩媚动人Besty的相遇令Luc深陷爱情之中不可自拔,甚至接受了Besty三人行的荒唐请求,两人和另一名Basty住在了一起。可是Besty就会是Luc爱情教育的终点吗?

眼泪之盐 Le Sel des larmes

《眼泪之盐》很像是近十年来加瑞尔电影的集合。当然在前作中,加瑞尔更偏向于是对中青年男性情感生活的刻画,是婚外情,是跨年恋;而在新片里,加瑞尔难得回到了一个男孩的爱情生活中,直接聚焦于爱情的初始——相遇,男人与不同女性的初遇。Djemila羞涩敏感,Geneviève大方展现性魅力与性渴望,Besty则因三角关系成为真正享有主导权的人。三个女性并不是对立的存在,而代表的实际是爱的过程中的不同价值判断与状态。男主Luc游离在三段感情之间,得到就转移目标,失去又渴望,一方面他是一个花心的渣男,另一方面他又懂得欣赏不同女性的独特,即使是在性欲望驱使下。

眼泪之盐 Le Sel des larmes

电影中有多处场景是导演前作的重复,譬如当Geneviève质问Luc为何非要留在家里为不和她同去聚会时,几乎和《女人的阴影》中妻子质问丈夫的段落如出一辙。电影是不断重复的电影,只因为现实是不断重复的现实。几个女性角色似乎都能在大家熟悉法国经典电影中寻到源头,比如Betsy同时爱上两个男性,甚至也贡献了一段颇为经典的舞蹈片段。Geneviève则在前作《一日情人》中就成为享乐女性代表,《眼泪之盐》中的她在窗台前洗浴,窗框此时成为画框,向外展开的窗户邀请观众与Luc一同欣赏她有如古典油画中的秀美。

眼泪之盐 Le Sel des larmes

《眼泪之盐》也再度复现了一个父亲的视点,相对于Luc还算年轻的设定,安德烈·维尔姆斯饰演了已近晚年乡下老父亲。菲利普以极少的台词点亮了电影中父子之间的情感流动。正如主角去考Ecole Boulle的手工业精英学校是父亲年轻的梦想,电影里这对乡下父子无话不谈,充分信任关系在今天社会里已并不常见,而这种如父如子式印迹正是绝大多数男孩都或曾经历过的。甚至连菲利普·加瑞尔儿子,大名鼎鼎法国演员路易·加瑞尔近年来也投身到了导演事业中,两部长片的风格和父亲如出一辙,甚至在第二部长片中也和父亲大编剧让-克洛德·卡里埃一起合作,似乎决意要将加瑞尔家族式小品延伸到更久远的未来。

眼泪之盐 Le Sel des larmes

这也不经让人猜想,菲利普·加瑞尔又是否在这部电影中投注了他对自己儿子路易真实情感和经验。因为家族式私电影早已刻入加瑞尔骨髓中,在菲利普还年轻时候,他就已习惯于将他的父亲,也就是路易的祖父——莫里斯·加瑞尔置于镜头之中。而《眼泪之盐》中这位老父亲就像是莫里斯影像的重现,这位沉默、勤恳的乡下老父亲在电影结尾处,给Luc上了最深刻的一课。《眼泪之盐》中苦涩眼泪当然来自于被Luc伤害女孩们,而在最后也属于Luc自己,属于这对父子。

深焦 × 菲利普·加瑞尔

采访、整理/ 十二辰子、2miao

本文源自于深焦柏林前方采访,并根据新闻发布会做了增补

深焦:《眼泪之盐》灵感源泉是什么?如果把片中的主角改成一个女孩,影片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加瑞尔:我无法拍出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的故事,我放弃回答第二个问题。影片的第一个镜头就是我的最初构想,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起下车,男人追上女人,问她是否能再次跟他见面,然后他在门外等她完成轮班工作。这一幕是我和阿莱特·朗曼很多年前就想好的,但当时的剧本一直没能拍成电影。

我的另外一个职业是老师,我在巴黎高等戏剧艺术学院教授表演。我授课的方式是让学生们排练然后拍摄一个场景。一般来说,我会选其他作者写的关于青少年或者年轻人的片段。

有一天,我想到这场戏,然后在没告诉学生这是我写的场景的情况下,我让两个人来表演这场戏,然后在下午用数码相机进行拍摄。我的工作方式是,我们会在晚上一起重看这场戏。我发觉这场戏非常美好,这最终也被放到了成片之中。我之后给阿莱特打电话,说是时候把剧本捡起来继续了。

眼泪之盐 Le Sel des larmes

此外,我还想把影片献给我的父亲,他不久之前去世了。我邀请让·克洛德·卡里埃帮助我写作片中父亲的角色。我希望影片的骨架是建立在男主角和他父亲的关系上的。

我们一共花了三年时间来完成这部电影。渐渐地,我们选定了影片的演员团队,群演都是我之前的学生们。唯一的例外是路易丝,她出演过我的前一部影片,她是通过试镜加入本片的,而她之前也是学院的学生。我们设置了工作坊,学生们会重复表演,然后我们会一起修改对白,增加和删除内容,即兴发挥。以这种方式工作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这样可以避免创作中的独断专行。通过排练我们能够获得新的能量。

眼泪之盐 Le Sel des larmes

深焦:在您的电影中,男主角可以偷偷接近和跟踪女人。但如火如荼 me too运动却越来越规范男人在约会时各种各样的行为,这算不算是一种你的抗议?

加瑞尔:我认为「抗议」在于他犯错误的方式,无关社会性抗议,而涉及我的个人经历。这和你想聊的是当下的女权主义无关,我写这个的时候没有想到社会问题,而只是出于我的个人经历。我从跟随女孩的经历写出了一个片段,男孩跟着女孩进了面包店,问她我之后可以打给你吗?这是一种偶然的爱情,偶然的发生在大街上,我们不能说男人在街上无权接近一个女人。爱情可以诞生在大街上,这是很美的。当然女人也有权利说这种行为是非常讨厌,我完全可以理解,就像我身为异性恋在大街上被同性恋纠缠的时候我也会觉得这是很烦的事。但是就想我说的,这样的片段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曾经足够愚蠢地去跟踪一个女人。

眼泪之盐 Le Sel des larmes

我相信,爱在任何情境下都可能发生,我们不能让人们去强迫自己不要跟陌生人交流。影片需要构建男女间的辩证关系,女人毫无疑问可以和男人一样自由地说,她得到了一些愉悦,然后这种感觉过去了,而愉悦感不能定义她。爱可以在街上迸发,你不能去禁止任何东西。爱可以在它要发生的时候自然地发生。我相信爱和艺术,我需要这两者。尝试把爱放在某种框架里或者给爱定型,这就太古老和过时了。因为意外和偶然性发挥着关键作用,爱是不遵循任何规则和标准的。人甚至会爱上敌人,就像许多法国女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爱上了德国士兵。我们应该捍卫爱的自由,去爱你想爱的一切。

深焦:该怎么理解您片中呈现的道德观?

加瑞尔:我觉得我处于边缘,所以我说的并不具有普遍性。我之所以不在主流,不是我选择如此,只是由于我的自然倾向。举个例子,我一点也不喜欢《寄生虫》。我不是讨厌电影本身,而是不喜欢它的道德观念,这种价值观我真的受不了,甚至是相对立的。我对《寄生虫》是一种绝对拒绝的态度。我的反应会是,邀请他们去读马克思的《资本论》,那写的可是更穷的人。然后好好想想,因为这关于社会阶级斗争。我知道我是世界上那极少数不喜欢《寄生虫》的人,毕竟这是得了金棕榈和奥斯卡的片子。这只是为了举例证明我对我自己属于非主流的少数人有充分的意识。这是我的天性。大家注意到我电影里的道德观,很有可能是因为它不一样,不同于主流电影里那些人人认同的道德观。但我其实很难说清楚我的观念是怎么样的。片中传递的信息是一码事,你接不接受取决于你自己的价值观和天性。

眼泪之盐 Le Sel des larmes

深焦:您能谈一下片中画外音的使用么?一般来说,画外音会被用来推动故事的讲述,但在这个电影里,画外音更像是一种总结性的发言。

加瑞尔: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这么做出于直觉。画外音是独属于电影的表达形式,这是戏剧中无法使用的,画外音可以帮助导演表达特定内容,同时不用通过设计对白或者设立某个场景。这是一部很现代、很简约的电影,甚至可以说这是一部拍给不关心电影史的观众看的电影,他们不是专家或者评论家。你需要简单和明确,这样大家才知道你要说些什么。这可能是一个缺点或者一种多余的做法。但我觉得如果不说出来的话,电影可能会变糟。

深焦:您似乎有时会让观众提前知道些什么。

加瑞尔:对,有时是这样的。如果你提前知道了Luc的父亲去世了,然后Luc入画,那么你便不会以同样的方式看到同一场戏。但如果是另外一个角色告诉你Luc的父亲去世了,你得看着这个角色告诉他这则消息。如果Luc知道他的父亲去世了,那么你看待他的方式又会不同。当然有很多种不同的处理方式。电影选取的角度和观众获取信息的方式都会产生影响。当我们知道Luc的父亲去世了,我们会等待他对此如何反应。

但我喜欢画外音,这是电影特有的,也很有用。电影里有很多小提示不是藏在对话中的,我认为这确实会导致冗余,毕竟影像中信息量越多才越好。有时沉默是最好的方式。但我不觉得电影有所对错。就像我妻子不断重复地提醒和安慰我的那样,电影因其不足而存在。

眼泪之盐 Le Sel des larmes

深焦:为什么把电影里这对父子设计成外省木匠呢?他们显然并不富裕。

加瑞尔:我意识到电影更多在对过得还不错的中产阶级进行描绘,而对底层有所忽略,所以我选择对此进行一些弥补。居伊·德波在《景观社会》里谈论娱乐产业里的剥削形式,就是向观众展示金子,但其实他们并不曾也不会拥有金子。

我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这源自我祖父母那一代,我祖父是一个大工厂的老板。而我父亲成长在艺术的氛围中,他学习戏剧,做戏剧导演,擅长表演木偶艺术。我们家族都受到木偶艺术和戏剧的影响,像是Charles Dullin, Louis Juvet, Georges Pito?ff,还有Gaston Baty,我小时候是在他怀里长大的。这一行业在二战之后很受欢迎,而我母亲制作木偶。我们本可以继承家族的产业,但后来我父亲告诉他的父母,他不想继续在他们的产业里工作而是成为木偶艺术家,我们算是离开了这个阶级。

后来我父亲换了工作,成为一个戏剧演员,而我成为一个电影人。的确拍摄关于艺术家的电影是有趣的,我可以一直拍摄关于艺术家的电影,但不再以中产阶级为主角。我们不能只讲中产阶级的生活,就像让·雷诺阿也讲人民的生活。

我选择école Boulle作为男主的学校,因为这是两所教授手工艺的世俗学院之一。école Boulle教你怎么用木头做东西,不是Polytechnique那种工程师学校,而是完全的手工业者。让一个细木工人的儿子有志进入这所学校,我喜欢这个想法,也展现了父亲的野心。学校的竞争是激烈的,成为一个家具工人并不容易。把故事设立在一个主角并不舒适的环境,会让故事更加动人和有趣。这是一个带有“政治色彩”的决定,“新政治”的。这使得这个故事更接近人民的生活,是人民的故事。

Peter Cat 82/100

父亲可能才是题眼,最后给予了儿子比女人更深刻成长教育,扮演父亲的Wilms也唤起早年加瑞尔电影中父亲形象。女人当然也仍然是加瑞尔式男主人公的导师,但父亲从来且永远也是的。至此,《嫉妒》以来三部曲正式延展到了第四部,不知道套用剧中父亲台词,看到路易拍电影的菲利普是否比自己拍电影更高兴呢,而卡里埃则构成了两个加瑞尔之间有迹可循的接力棒。

圆首的秘书 79/100

比起之前的作品,菲利普·加莱尔显然加入了新的东西,比如新的肤色,但他也失掉了一些更重要的东西,比如简洁。

Huanchito 78/100

这种渣男故事放诸四海都是要招白眼的,但加瑞尔的法式格调和细节处的功力硬是将这个不讨喜的故事讲得意趣盎然。比如影片中几处不多的画外音看似多余,实际上是对场景重点的轻巧挪移。他对信息输出的精准把握,总是让稀松平常的男欢女爱故事免于俗套。

Tilda 70/100

非常菲利普·加瑞尔是没错了,然而这种从男性视角出发探讨两性对于爱情、性忠贞、责任感、亲密关系等问题的差异,最终实现了男性心理的变化成长,实在是过于老套的主题(当然作为导演的自传体无可厚非),即便对细节把握得再准确,看起来也有些索然无味,不如《一日情人》来得轻盈有趣。

十二辰子 69/100

自《嫉妒》开启的“不忠”三部曲,菲利普·加瑞尔以黑白胶片探索男女之间最私密的关系。《眼泪之盐》看似以时间与地点的出现打破了其创造的关于爱情“元故事”的概念,却用叙述和影像本身赋予这个故事更加强烈的普世性,它是关于所有爱情的原初,所有最基本的欲望,所有可能的相遇与离开。它是一场爱情的成长教育。阅读原文

评论 抢沙发

3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