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热点新闻
打造优质自媒体!

被五个人笑得死去活来

《贾樟柯早期电影

飞机从头顶飞过

流星也划破那夜空

虽然说人生并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爱情确实让生活更加美丽

这首歌其实是一个打工仔跟打工妹相爱的故事,在动漫《刺客伍六七》第一季中作为配乐出现,后来B站的弹幕里充斥着“阿珍爱上了阿强”,歌火了,但五条人依旧是局部范围火,直到这次因为太好笑出圈。

主唱仁科,抱着一架手风琴,梳着中分的头发,80年代复古青年的装扮,侧脸既像郭富城又像木村拓哉,他调侃自己是农村拓哉跟郭富县城。

另一个主唱阿茂,一年四季穿人字拖,戴上墨镜就是另一个谢贤,他们站在舞台上,就很像郭富城、木村拓哉、谢贤一起演出,有一种滑稽的荒诞感。

本来他们这次要演唱的曲目是《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作为第一次在节目的亮相,这首歌能带动现场氛围,无疑是最优选,但是仁科在台上演唱了另一首方言歌曲《道山靓仔》。字幕、灯光全都没有,五条人在台上唱完了这首歌,这场面印证了《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活脱脱一个行为艺术。

所有的年轻人,年轻人,年轻人

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

所有的年轻人,年轻人,年轻人

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

换歌理由非常简单,“感觉来了就挡不住”,事后还宽慰导演“你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截图来自导演微博

无论是在节目里中英文混讲,配着环抱身体的双手,还喊话马东“有空打电话给我”,“知识分子不打架”,“知识分子”这个在当下的语境中已经变得像“诗人”一样的词汇,在综艺的舞台上显出一种尤为不合时宜的尴尬和好笑,甚至连他们的周边新闻都很好笑。

五条人被淘汰后亲自去知乎回答“这是乐夏的损失。”

有粉丝为仁科建了个贴吧,结果出现了一个名为仁科百华的日本女优,她的粉丝聚集在贴吧里分享爱豆资源,导致贴吧因为涉黄被举报。

参加音乐节时,导演真的以为五条人是五个人,于是给他们开了5间房。

所以这一支只有两个主唱的乐队,名字为什么叫五条人?

他们的回答很简单,就跟比赛临时换歌一样随意:“因为听起来人丁兴旺”。

“被五条人笑死”登上热搜,更多人在他们的音乐里痛哭。五条人在参加比赛前,就被马世芳称为“中国大陆最厉害的乐队”,被艺术家陈侗称为“应该获得2024年鲁迅文学奖”的乐队,被南师大文学系教授何平称为“可以算是中国最好的现实主义文学”的乐队。

他们歌里的方言是海丰话,海丰是汕尾市下面的一个县城,有些汕尾人觉得福佬话与右边的远方亲戚潮汕很像,自立为潮汕人,有些汕尾人觉得广府文化更为发达,逃往广府,留存下来的人,就像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上。五条人扎根于这座县城,游走于城市边缘,以讲述小人物故事为生,有人唱风花雪月,有人唱征服世界,五条人则唱微不足道的市井和乡野,因为在乡野之中,也有风月和世界。

五条人的logo是一个随风飘扬的塑料袋,他们将自己的音乐定义为塑料感,随风飘荡的塑料袋会飞向城市的每个秘密的角落,就像他们歌唱的那些生活在县城中或城市边缘的小人物一样,五条人说,这是一种赤裸裸的真实。

五条人2009年发行的第一张《县城记》专辑,拿下了“华语传媒音乐大奖/最佳民谣艺人”等7个音乐奖项。

《上县城》里一个“想去县城逛荡逛荡”的青年,不小心冲了红灯却遇上“戴帽的家伙”,于是只好吞吞吐吐“我是从农村来的”。《世情》里“阿良仔”,渴望离开小城,“去外头见见世面”,然而二十多年过去,阿良在工厂里起早贪黑,他当初渴望的纽约和巴黎“哪儿都不曾去过”,唯一能展示他曾经的梦的唯有“十多张CD和几本摇滚杂志”。

《骑辆单车牵头猪》里的海丰人似乎很有理想,可是贫穷的理想与现实的碰撞里理想总是被率先打死的炮灰。“朋友啊,我同你讲做人就得现实些,得去娶个老婆了。”你问朋友最后去哪了,他在街头骑辆单车牵头猪。

《初恋》不唱青春,不唱爱情,不唱友情,不唱亲情,唱起了新闻,歌曲取材于2016年6月的一个新闻“发现初恋已为人妻 男子悲伤过度驾车撞上高架桥”。

女友的家已经拆迁 家乡也变了模样

得知她早已嫁人 他感到伤心难过

他开着货车离开县城 想去海边吹吹风

恍惚之间所有往事 都涌上心头

对于这样的悲剧色彩的素材,五条人在最后唱道:

嘿 我的朋友 我祝你一切顺利 生活愉快

嘿 我的朋友 明天的太阳依然为你而升起来

听五条人总有一种在看《大佛普拉斯》的感觉,全都是市井乡氓的卑贱生活,“当然有困难…对他们来讲,无论是出太阳还是下雨,都会有困难,但他们没办法去想生命的困难…社会常常在讲要公平正义,但在他们的生活之中,应该是没有这四个字,毕竟光是要捧饭碗就没力了…”

《大佛普拉斯》截图

没有无关痛痒的呻吟,也没有凌空缥缈风花雪月,他们始终在讲述当下身边每一个人的生活,县城迷茫的青年,广东的打工仔,酒鬼猪哥伯、阿炳耀、道山靓仔、李阿伯、阿虎……这些人都是芸芸众生中平凡的人,他们没有大作为,甚至有很多缺点,可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成功都需要发光发亮,如果全都那样亮谁来照耀星星。

五条人并不想为谁或为一些什么才唱这些歌,他们早就在第一张专辑的《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里说过了,“今日全球化,明日自己过”。

撰稿|sofia

运营|项18 设计|维尼

原标题:《“被五条人笑死”登上热搜,更多人在他们的音乐里痛哭》

评论 抢沙发

1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