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热点新闻
打造优质自媒体!

现在买不起猪肉?另一个巨大的食肉动物危机正在酝酿中

自非洲猪瘟的蔓延以来,家猪的供应量持续下降,猪肉价格飞涨,许多人大喊他们买不起猪肉。但是,发表在《科学》的最新研究指出,肉类消费存在着更大的危机:抗生素滥用和抗生素抗性威胁着全球肉类供应市场。如果不严格控制抗生素的使用,一旦出现超抗性细菌,不仅使我们不吃肉,还会影响全人类的健康。

文文丨杨心舟

自8月以来,猪肉价格持续上涨,短短一个多月,全国猪肉价格平均上涨了18%。在整个2019年,猪肉价格也上涨了50%。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由于猪肉价格的影响,八月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升了2.8%。

当然,今年猪肉价格的上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该国非洲猪瘟的肆虐。尽管该疾病没有传染给人类,但这对畜群的生存是毁灭性的打击。一旦受感染的农场受到感染,就需要对整个养猪场中的猪进行狩猎,焚烧和掩埋。自从今年4月首次报告非洲猪瘟以来,该国的生猪供应持续下降,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买不起猪肉的原因。

随着10,000吨中央储备猪肉昨天进入市场,猪肉价格未来将逐渐稳定。战胜非洲猪瘟的研究工作也在进行中。上周,中国农业科学院宣布,非洲猪瘟疫苗即将进入临床试验,这表明非洲猪瘟最终将收敛到可控范围。当猪肉价格回落时,我们将不会总是陷入吃肉的困境。

然而,非洲猪瘟并不是肉类市场面临的唯一挑战。我们的肉类供应链面临更大的危机。造成这场危机的原因是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抗生素。

抗生素危机

抗生素的发现使人类摆脱了细菌感染的泥潭。无数的患者被抗生素挽救并继续生活。

由于快速的结果和良好的疗效,抗生素的使用已经非常广泛,并且越来越多的研究对此行为发出警告。在许多人类疾病中,抗生素耐药性和耐药菌株导致抗生素组合失效,并且超级细菌已经出现在医院中。

抗生素杀死细菌的过程等同于人为干预,使细菌成为自然选择。那些对基因突变具有抗性的菌株存活下来并开始扩大其种群,并将抗性基因转移到周围细菌中。目前,科学界认为,抗生素抗性如此迅速转移的原因主要取决于结合和转导这两种方法,这使细菌能够快速交换抗性基因。

现在已经吃不起猪肉?另一场食肉主义大危机正在酝酿中

图片来源:科学

但是,我们可能不会认为73%的抗菌剂(包括抗生素)被用于牲畜和家禽,而正是这些动物向人类供应了肉类。自本世纪初以来,绝大多数动物抗生素与人类相同,并且在农场动物中使用抗生素的情况一直在增加,这一现象与我们对肉类需求的激增密不可分。

从2000年至今,随着中低收入国家的经济水平持续提高,对肉类蛋白质的需求显着增加,非洲,亚洲和南美的需求增长了68%, 64%和40%。以猪肉为例,中国目前拥有世界上大约一半的家猪,猪肉的年产量从1960年代的150万吨增加到近年来的5400万吨。

现在已经吃不起猪肉?另一场食肉主义大危机正在酝酿中

现在已经吃不起猪肉?另一场食肉主义大危机正在酝酿中

中国的猪肉产量占世界的一半以上

在许多地区,农场正在扩大,卫生管理一直落后。为了确保动物不生病,它们只能增加使用的抗生素数量。因此,在如此庞大而稳定的肉类供应链背后,一直在保有抗生素。

养殖动物出现抗生素抵抗

对抗生素的大规模投资已确保肉类从农场流向餐桌,但最新研究发表在《科学》上,表明畜牧业已开始表现出大规模,大规模的抗菌素耐药性(AMR) 。这意味着细菌,病毒,寄生虫和真菌正对许多药物产生抗药性。

目前,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哥伦比亚将向公众披露有关动物AMR的监测数据。可以想象,我们几乎完全不了解抗生素耐药性。尽管世界卫生组织(WHO)于2017年提出了一项减少动物使用抗生素的倡议,但仍没有合理的结论来告诉我们动物中已经有多少AMR。在缺乏严格控制的中低收入国家,动物体内抗生素的滥用更为严重。

但是,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托马斯·范·博克克尔(Thomas P. Van Boeckel)所做的研究现在使我们第一次看到动物中抗生素的形式和耐药性已经非常严重。从2000年到2018年,他共编写了901份关于抗生素耐药性和使用情况的调查报告,并根据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比较。

该研究集中在人类和动物传播的疾病中的四种常见细菌,包括弯曲杆菌,非伤寒沙门氏菌,大肠杆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 )。当前,我们有许多针对这些细菌的抗生素,例如弯曲杆菌的喹诺酮类药物,以及更常见的四环素和青霉素。

所有数据完成后,他将值P50设置为描述抗药性已达到50%。博克尔说,他对这一结果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发现在中低收入国家中,农场鸡用抗生素中P50的比例在过去18年中已从0.15增加到0.41。这个比例是在养殖的猪和牛中。它从0.13上升到0.34,从0.12上升到0.23。

抗生素耐药性最严重的地区集中在印度南部和东北部,东北和中国北部,巴西,埃及以及中东一些国家。在中国大部分地区,抗生素的使用正在迅速增长。研究指出,在靠近这些抗生素热点的地区附近正在建设新的地区,这将是抗生素耐药性扩展的一部分。

现在已经吃不起猪肉?另一场食肉主义大危机正在酝酿中

蓝色代表抗生素使用量增长的区域,绿色代表严重的抗生素耐药性区域

在常用于动物生产中非常喜欢使用的四环素、磺胺类药物和青霉素都已经展示出明显的抗生素抵抗。而在人类医疗中广泛使用的环丙沙星和红霉素,同样也面临着抗生素抵抗率激增的趋势。目前,为了应对越来越耐药的菌株,许多养殖场已经开始使用三代或者四代头孢菌素来防御大肠杆菌,但是研究中,这些新一代抗生素也没能避免极高的抗生素抵抗状态。

现在已经吃不起猪肉?另一场食肉主义大危机正在酝酿中

全球范围内抗生素抵抗现象严重程度(红色深浅)

“抗生素抵抗已经成为中低收入国家亟需关心和解决的问题,这些地区肉类需求越来越大,但是抗生素却很容易获取。”Boeckel表示。“因此,过度使用抗生素造成了这一局面。”

影响的不只是肉价

如果拿此次非洲猪瘟为例来做对比,非洲猪瘟只是让我们吃不起猪肉,而一旦超级菌株出现,影响的将是各种类型的肉源。并且,非洲猪瘟不会传染人类,但很多抗生素是人类和家畜通用的,杀灭的也是会在人体中致病的细菌。因此当动物中出现耐药菌株后,很容易向人群中转移,这代表着不只是动物健康没有保障,人也可能面临无药可治的状况。

此篇研究的评论稿指出,错误使用和滥用抗生素已经让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抗生素抵抗危机,这是国际合作之间需要放在首位解决的公共健康问题。

如果再不正视抗生素滥用的问题,未来可能就不只是吃不起猪肉这么简单了。

原始论文:

Global trends i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in animals in low-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现在已经吃不起猪肉?另一场食肉主义大危机正在酝酿中

评论 抢沙发

9 + 9 =